第638章 票房排行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毅跟在身后拜托门房老伯保管一下他的马匹,门房应声去了。

“哈哈哈,圣上说笑了,这种小钱哪里轮得到皇上出,这些年老奴承蒙皇上恩德也颇有些积蓄,老奴愿意拿出三万两犒赏芜湖县将士。”魏忠贤大气的说道。

场下的观众们看到刘毅刚才大枪翻飞放倒这么多人的精彩表演,早就惊的合不拢嘴了。现在看到场上五个子弟对付刘毅,而且五个人还列成了一个小军阵。都是不约而同的屏气凝神,全神贯注的看着场内局势。就连周之翰和吴斌,黄玉也停止了交谈。

阮辉对儿子的这个举动是赞赏的,他倒不是从钱的角度考虑,而是他认为阮星通过这个手段卖了刘毅和周之翰一个大人情,将自己的商事和官府军队绑定的更深了。少有的,阮辉当晚大力赞赏了阮星,并表示明年开春就卸任会长的位子,退居二线,由大家公推阮星接任。其实总会会长就相当于现在的董事长,谁的股份最大谁就是董事长,阮府自身就占到了总会一半的股份。剩下的一半由剩余的几家分得。所以阮辉退下去理所应当是阮星接任。

身后几人正是他的二弟郑芝虎,三弟郑芝豹和四弟郑鸿逵。

陶宗望着大坑呆呆的道:“这是大杀器啊。”

“这,容我想想,容我想想。”

袁崇焕也是一样,对于袁崇焕这样的务实主义者来说他最不喜欢考虑的就是人心,他明白自己的任务就是恢复辽东,扼制后金,甚至将来有一天能够消灭后金。但是在明末党争的环境下,特别是崇祯猜忌心非常重的情况下袁崇焕的某些手段确实触及了皇帝的大忌,现在人们主要诟病袁崇焕的地方是袁崇焕擅自杀掉了毛文龙,很多史书认为袁崇焕杀掉毛文龙是自毁长城。

吴斌在那边都傻了眼了,这边只打了一铳,刘毅那边竟然打了五铳,五发三中,这是什么铳,这么快这么远这么准。这边黄玉也是吃惊不小。其他人或许不太明白,他两人身为武将,当然明白其中的关节。这么厉害的火器如果大规模应用的话简直就是死神的镰刀啊。

过了一会,刘金提着血淋淋的解首刀,将马甲死狗一般拖出,只见那个马甲胸口手臂血肉模糊,出气多进气少,已经奄奄一息了,刘金抱拳道:“少爷,狗建虏招了,大帅和将军确实。。。确实已经身死。”却是说不下去了,一旁的刘宝和家丁们也是隐隐啜泣,刘毅仰天叹息一声,止住就要流下的泪水。

这么多人的吼声将县衙里的王嵩都给惊动了,他侧耳倾听这边军营的动静,心想“没想到刘毅一天就把这些招募的新军给鼓动的士气高涨,还真是带兵的好料子。看来这刘把总果然不是凡人,真是人中豪杰啊。”

“您就是毕懋康毕大人?”刘毅脱口而出。毕懋康倒是疑惑地看向了刘毅,心想“这位少年将军难道认识我?”自己致事已经多年了,只因不愿为五斗米折腰不加入阉党就被魏忠贤夺了陕西巡按的官位,打发回老家种田去了。也许是程冲斗向他提起我的吧。

可是这个阮星也是不争气,天天在府内舞枪弄棒,阮辉给他遍请名师,他就是学不进去,前后气走了三任师傅。倒是天天掏鸟窝,砸窗户,样样在行,又经常在大街上骚扰居民,有一天看到一个卖瓷器的店铺,他竟然拿个弹弓躲在对面的民居之中将瓷器一件件打碎。

六月下旬,宋应星领着一帮工匠依然在不分昼夜的忙碌着,这段时间刘毅也没空去管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粮食的储备,草料的供给,服装兵甲,马匹火铳,军士的训练等等让刘毅头大。好在刘毅和阮星合作也找了些生财的路子,阮星割出一部分股份给刘毅,当然不是白白割出,刘毅没出钱就要出一些力,比如私下动用兵卒来保护阮星的商队,这些士兵带着制式装备,但是身穿便服,主要押运货物到江西,江北,湖广一带。

每年雨季前熊大都会带领动物们对狗熊岭堤坝进行修缮加固,但是小动物们偷懒拖沓,让熊大日渐不满。一日暴雨突降,堤坝倒塌,熊大愤然离开家园,没想到却被泥石流冲走。当它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落魄的马戏团里,一场偶然表演救场,让熊大被留下,成为马戏团的一员。而同时,森林里的动物们却一个接一个神秘失踪……

“如果我有办法提高铳管的钻孔速度和精度的话你能做多少?”“那简单啊大人,你要是提供一批铳管给我,我带几个帮手做铳机,你只要打火石和设备管够就行,一个月,我至少能做上百个铳机,一个月至少一百支铳没问题。”

天启六年十二月底,离张鹤鸣视察的日子没几天了,天启六年的朝局跟历史上稍稍有些不同,魏忠贤的权势在天启六年达到了巅峰,因为刘毅这个小蝴蝶的煽动导致王绍徽去年底未被罢免,顾秉谦垂垂老矣,所以魏忠贤考虑为了增加自己的势力准备将王绍徽提到次辅的位置上,将李春烨调到吏部出任吏部尚书。兵部尚书就由南京的张鹤鸣上调来出任。这样朝中自己的势力就越发强大了。

“青山,你一点都不念这十几年来的感情?”妈妈颤声道。

原来是阿林保他们赶到营地后,营地留守的金兵知道前方大胜,从仓库里拿出几个牛皮水袋,里面是存放的劣酒,他们也不管味道好不好,壮达带着几个士兵出去打了一点山珍野味,就和阿林保他们庆祝起来。

好几次刘毅都想一屁股坐下来,可看看师傅凌厉的眼神,想想自己的抱负。有时还能触动他前世作为共和国军人的那股荣誉感和不服输的精神,硬是咬牙坚持。日子还是那么枯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师。

我努力使自己的眼睛不要停留在妈妈充满诱惑力的胸部上,看着妈妈道:“姐姐,请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忽然觉得这话很傻,妈妈怎?可能相信呢?

“塞上秋风悲战马,神州落日泣哀鸿,几时痛饮黄龙酒,横揽江流一奠公。”刘毅吟道,接着他说:“大帅和家父还有杜总兵,马总兵,大明五万余将士身死萨尔浒,建虏反复无常,叛我大明,杀我边民,抢我土地,于公于私我刘毅与他们不共戴天,他日定要直捣黄龙,为千千万万死难的军民报仇。”(此诗是中山先生所作挽刘道一,被刘毅拿来引用)

“好的!”看妈妈受到威胁,我十分愤怒,对导游道:“我们现在马上退出,十万美元不是问题,我马上签支票给你!”

“乔一琦,姜宏烈听令”,“末将在!”,乔姜二人插手道。“我与刘千户领马队先行,乔游击领正兵营居中,姜将军领一万**火器手和弓兵与正兵营齐头并进,原计划不变,明日午时前到达战场,一鼓作气,荡平建虏”“得令!”二人接过令箭,扭头而去整兵备战。

“侯将军尽管说吧”张鹤鸣允许道。

一句顺其自然,里面包含了我多少绝望和不甘心,如果你懂。

“一定一定。多谢二位大人。”刘毅躬身道。

“呵呵,这个这个,此马乃是贵州马,小公子也知道太祖爷最爱贵州马,贵州马也生产良驹,有龙马之称,这匹白马唤作飞龙驹,乃是数十年一遇的好马啊。”店家将话题岔开到。

哀民生之多艰,有道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刘毅熟知历史,历史上魏忠贤在位的时期反而后金不敢入侵,正是辽东军马兵精粮足的缘故,反而东林党和崇祯杀死魏忠贤之后,辽事越发败坏,国内更是民不聊生,正是东林党不交赋税而从贫苦百姓头上挖钱的缘故。

“舔了,哇,那屁眼儿的骚味比芥末还刺激,直冲脑门,一级棒啊……”

第五小旗由会一些骑术的吴东明率领,下辖十一人,由农家子和子弟混编构成。刘毅将刘金和陶宗的战马暂时调拨至第五小旗以做到第五小旗人人有马,然后由刘金带队训练他们马术,三个月时间不求能做到多好,只要能在马上能用骑枪冲刺,能用马刀劈砍就行了,这十二人全身棉甲,除了冷兵器以外还配发单眼铳一只,填好子药,在战场上打一发就可以丢掉。刘毅从吴斌那里求来十二顶钵胄盔给他们带上。这个小旗作为游骑队。

“老夫多次听周大人奏报,说你编练新军颇有成效,老夫此次前来就是为你这支新军而来,陈主事也和我提起,说你以去年大胜白莲教剩下的兵力为骨干,吸收良家子农家子入军营训练,此时已经初成规模。那就请你立刻操演给老夫看看吧,看看你这新军之法是否得当。”

“呵呵,陶宗你有所不知,你说火炮的发射的是什么?”